油气稳产增产底气足,行业资讯,宝鸡锐新能源装备有限公司,钢丝工具,钢丝作业工具,钢丝作业,钢丝试井工具,油气样瓶,油管工具
欢迎访问宝鸡锐新能源装备有限公司网站   今天是:

油气稳产增产底气足

[ 信息发布:本站 | 发布时间:2022-04-24 | 浏览:12745 ]

我国油气产业稳步发展

“十三五”以来,国内原油产量稳步回升,天然气产量较快增长,年均增量超过100亿立方米,油气管道总里程达到17.5万公里。

2021年我国生产原油19898万吨,比上年增长2.4%;生产天然气2053亿立方米,比上年增长8.2%。

日前,国家发改委、国家能源局发布《关于印发<“十四五”现代能源体系规划>的通知》指出,到2025年,国内能源年综合生产能力达到46亿吨标准煤以上,原油年产量回升并稳定在2亿吨水平,天然气年产量达到2300亿立方米以上。随后,国家能源局印发《2022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》强调,加快油气先进开采技术开发应用,巩固增储上产良好势头,坚决完成2022年原油产量重回2亿吨、天然气产量持续稳步上产的既定目标。

近年来,随着我国石油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不断攀升,加大油气勘探开发力度、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已成为我国油气领域的重点工作。各大油气企业持续增加勘探开采资本投入,成果显著。面对“十四五”油气生产目标,企业又将如何发力?

各大油气田积极行动

《“十四五”现代能源体系规划》指出,我国能源供应保障基础不断夯实,资源配置能力明显提升,连续多年保持供需总体平衡有余。“十三五”以来,国内原油产量稳步回升,天然气产量较快增长,年均增量超过100亿立方米,油气管道总里程达到17.5万公里。

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2021年我国生产原油19898万吨,比上年增长2.4%;生产天然气2053亿立方米,比上年增长8.2%。

这些数字背后,是各大油气企业持续投入、多措并举稳产增产的成果。

今年初,我国首个投入规模开发的高含硫气田——中国石化普光气田累计生产天然气超1000亿立方米,源源不断的绿色气源惠及长江沿线6个省、80多个城市、数千家企业、近2亿居民,为长江经济带注入绿色发展动能。

记者从普光气田获悉,普光气田正全力以赴开展“打赢增储增产增效攻坚战”,坚持勘探开发、地质工程一体化,加大产能接替,并定下年稳产天然气100亿立方米到2025年的目标,并力争在“十四五”期间再探明1000亿立方米的储量,保证“十四五”期间的稳产。

早在2021年,各大油气田就制定了“十四五”产量目标。比如,中国石油长庆油田提出,到2025年,油气产量当量突破6800万吨;中国海油渤海油田定下到2025年4000万吨油当量的产量目标;中国石油塔里木油田也表示,将持续加强新区新领域风险勘探,抓好富油气区集中建产,力争到2025年油气产量达到4000万吨;西南油气田预计到2025年天然气年产量达到500亿立方米。

非常规和深海油气是发力点

“原油年产量回升并稳定在2亿吨水平,天然气年产量达到2300亿立方米以上”的目标背景下,油气增储上产的发力点在哪里?

《“十四五”现代能源体系规划》提到,积极扩大非常规资源勘探开发,加快页岩油、页岩气、煤层气开发力度。国家能源局《2022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》也指出,积极做好四川盆地页岩气田稳产增产,推动页岩油尽快实现规模化效益开发。以沁水盆地、鄂尔多斯盆地东缘煤层气产业基地为重点,加快煤层气资源探明和产能建设。

多位受访者对记者表示,接下来,非常规油气、深海油气将是增储上产的主阵地。“去年我国在增储上产方面做了很多工作。常规资源的勘探开发力度加大,在西部塔里木盆地、鄂尔多斯盆地、四川盆地都有一些新的发现,取得了一定成效。在非常规方面,页岩油勘探方面不断取得新进展、新突破。最值得赞赏的是海上油气勘探开发,近两年来自海上的石油产量占到我国新增石油产量的80%左右,尤其是渤海湾,给我国油气增储上产做出很大贡献。”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郭焦锋表示。

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天然气所高级经济师徐博指出:“接下来,非常规油气将是最重要的发力点。比如页岩油、页岩气。再就是深海油气,去年中海油非常有突破,‘深海一号’气田为增储上产作了重要贡献。目前海洋油气比较富集,能够发现一些大的油气田。”

应加快推动上游竞争主体多元化

值得注意的是,《“十四五”现代能源体系规划》强调,要放宽能源市场准入;支持各类市场主体依法平等进入负面清单以外的能源领域;推进油气勘探开发领域市场化,实行勘查区块竞争出让制度和更加严格的区块退出机制,加快油田服务市场建设;积极稳妥深化能源领域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,进一步吸引社会投资进入能源领域。

在徐博看来,加快推进油气上游竞争主体多元化意义重大。“一是能够释放更多的区块。更多的主体和资金进入上游,扩大勘探范围,多打井、多投资,有利于发现更多的油气资源,油气产量自然就上来了。另外,油气领域正在推动‘X+1+X’的市场化改革,其中第一个‘X’就是指上游主体多元化。主体太少,我国油气市场化体系建设就不能实现。”徐博说。

事实上,自2012年以来,自然资源部等相关部门曾多次就油气探矿权公开向社会招标,也曾有多家央企、地方国企和民营企业中标,但由于投资强度、开采风险和开采难度等因素限制,这些新进入的投资主体鲜有成果。目前,我国油气上游勘探开采主体主要为中国石油、中国石化、中国海油和延长石油这四家油企。

对此,徐博表示:“为了推进上游竞争主体多元化,增加油气产量,国家还是需要尽快制定一些措施,比如建立风险勘探基金,或者是拿出一些好的区块来给其他主体,进一步推动区块的退出流转。”



新闻资讯